|个人中心 | 退出 | 登陆 | 注册 | 订阅
未完成

魅族祛魅

2019-05-14 12:11 | 作者: 梁睿瑶

屏幕快照 2019-05-14 下午12.08.18

如果魅族未来变成国企,势必会影响产品的决策速度和灵活性,这在“海鲜市场”里是致命的弱点。

文|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 梁睿瑶   编辑|李薇   头图来源|中企图库

 

“如果可以选择,我不想做大股东,太累。”

5月5日,魅族科技创始人、董事长兼CEO黄章在魅族论坛上留言。

偏安珠海一隅的魅族手机近日处于舆论中心。

最近媒体报道,珠海国资委关联的珠海虹新动能古钱投资基金(以下简称“珠海虹新”)将投资魅族,取代创始人黄章最大股东的身份,且为了空出新的席位,魅族高级副总裁李楠已不在公司主要人员名单。

随后,魅族官方发布公告称,珠海虹新正式投资魅族,但是魅族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还是黄章。同时,根据协议约定,珠海虹新拥有一席董事席位,所以李楠虽离开董事席位,依然在职,继续担任公司CMO一职。

黄章一声“太累”的背后,是阿里投资后,魅族手机年销量直线增至2500万台又疯狂跌至800万台的跌宕起伏,也是魅族员工由4000人裁到1000多人的各种无奈。

此次珠海国资的出手,是对魅族的一次输血抢救,也是魅族和黄章的一场自救。

这种操作似曾相识,与当年锤子和四川成都成华区资金“联姻”如出一辙。锤子手机已成过去,锤子手机创始人罗永浩5月6日晚间在微博上首次承认了失败。只不过罗老师复出之心不死,称自己的“创造力才刚刚开始猥琐发育”。

和锤子一样,魅族也有一群铁粉。黄章在魅族论坛的每一次发声都会引来“魅友”(魅族粉丝)的围观。这一次,也不例外,“太累”一出,竟是“魅友”的鼓励和加油。

不过,在整个市场下滑、头部企业血拼的今天,依旧“小而美”的魅族会咸鱼翻身,还是会成为下一个锤子?

裁员,出走与坚守

“Ov(OPPO、vivo)等公司用两倍年薪挖走了我们至少2/3的人。”

4月中旬,网络流传一张私信截图,魅族Flyme工程师洪汉生在回复网友关于安卓底层升级的问题时透露被挖墙脚,他表示,团队正在重建中,等新人成长起来会继续进行系统更新。

Flyme曾是魅族引以为傲的手机UI系统。

基于安卓基础开发的UI系统,是国产手机厂商的一个竞技场,魅族Flyme、小米MIUI和华为的EMUI,曾是国产UI系统的第一梯队。

随着手机市场竞争进入下半场,Ov后期发力,开始高薪挖人。2018年11月,OPPO公开了Color OS6,并确认搭载在次年4月10日发布的新机Reno上。

负责Color OS6设计的陈希,是原魅族Flyme视觉总设计师。Color OS6推出时曾被指抄袭Flyme,黄章还放出狠话——“已经让律师跟进,以及追究离职员工违反竞业禁止协议的法律和经济责任”。”

“Flyme是魅族是盈利部门,是全公司最受重视的部门。”近期从魅族离职的张梦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。

张梦坦言,魅族人员的流动不全是友商挖墙脚,薪水和裁员也是主要因素。因为地处珠海,相比华为、Ov等深圳企业,魅族的薪资待遇没有任何优势。随着公司业绩的下滑,魅族在2018年又进行了几次比较大的裁员。

至今,魅族裁员计划依然在小规模地继续。从最巅峰时期的约4000人,到现在整个公司也就剩下1000多人。这意味着,不到两年时间,魅族员工缩减了2/3。

裁员背后,是手机销量的下滑。

张梦入职魅族之初,正是公司上下摩拳擦掌、大干一场的时候。她也经历了近两年魅族手机销量的巨大变化。

“最明显的感受是2018年。”张梦回忆,“虽然主要的几个市场销量尚可,但魅族整体的销量大幅下滑。”

市场研究公司赛诺的数据显示,2018年,魅族在中国市场的智能手机销量仅948万台,同比下滑46%,排名第7。在这个榜单上,曾一度被认为对标魅族的小米排名第六,销量为4796万台。

裁员悄然开始。魅族大厅前台旁的宣传易拉宝上,出现了一个标语,内容大致为:3个人干5个人的活,拿4个人的工资。这在过去的魅族不常见,相比华为、小米等公司的“996”,魅族的工作节奏并不疯狂,大部分时间甚至不会加班。

据《中国企业家》了解,一些员工对于这样的改变表示不屑,有的部门被裁掉部分人,剩下的人承担了更多的工作,但是薪水并没有达到理想水平,基层员工的年终奖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

欠薪的情况没有出现,但财政上的收紧在业务上显现。营销部门感受很明显,十万以上的大额报销审核变慢,大型活动和推广也在减少。2015年拿到阿里投资后,魅族曾在珠海的体育场举办大型年会,但是2017年之后,魅族的年会都改为部门聚会庆祝。

裁员造成人心惶惶,有人选择主动离开,有人选择留下观望。

在魅族工作3年多的周芸,幸运地躲过了裁员,她暂时还没有换工作的打算。

“现在工作的确不好找。”周芸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。她透露,珠海国资投资魅族的消息,其实很早就在员工圈子讨论了,留下的人看待公司前景比较乐观。

“如果变成国企,至少不会死掉吧。”周芸感慨了一下。

不得不提的阿里

魅族的迷失,似乎是从2014年年底的“膨胀”开始。

张梦明显感觉到,拿到阿里的投资后,魅族内部开始扩招,新增了很多业务团队。产品和业务上的盲目扩张,让魅族“小而美”的高端定位开始混乱。2014年到2017年,魅族采取机海战术,新品推出数量明显增加,却没有一个真正的爆款。

2003年成立的魅族,从MP3播放器开始做起,因为对品质的严格把控受到市场认同,成为MP3第一品牌,拥有了大量忠实用户。苹果在2007年推出iPhone后,黄章开始研究智能手机,并在2009年推出第一款智能手机魅族M8。M8上市当天,几乎每家魅族专卖店门口都是“魅友”早早排起的购机长队。

凭借个性与性价比,魅族手机吸引了一大批忠实的年轻用户。雷军作为投资人,决定进入手机市场前,还慕名去魅族拜访请教了黄章。创立小米后,雷军创造了手机市场上的增长神话,反观魅族,却似乎错过了智能手机的风口。

黄章开始反思。

2015年初,魅族对外开放获得6.5亿美元投资,期待资金能给魅族带来跨越式发展。其中阿里投了5.9亿美元。

2010年起,BAT(百度、阿里、腾讯)在智能操作系统上开始布局,腾讯最先入场,先是在2010年底与华为合作推出HIQQ手机,水花不大,2015年推出TencentOS,两年后停止应用;百度云OS也在2015年停止更新。

阿里和创始人马云也对智能手机产业一直有着浓厚的兴趣。马云认为智能手机等终端可以为阿里OS智能操作系统打开局面。

2014年10月,魅族举行魅族-阿里YunOS战略合作发布会,搭载阿里YunOS的魅族MX4手机正式发布。时任阿里巴巴首席技术官的王坚与当时的魅族总裁白永祥、副总裁李楠就入股一事进行谈判。

2015年春天,阿里顺利入股魅族后,黄章和马云见过一次面,黄章罕见地在微博上发出了自己与马云的合影,称“受益匪浅”。当时,马云亦非常看好魅族,认为未来国内手机市场只有前三强才有机会,他看好的是:苹果、小米、魅族。

屏幕快照 2019-05-14 下午12.09.46

来源:微博截图

市场流传着阿里和魅族年销量2000万台的对赌协议,但一直被双方否认。不管怎样,拿着阿里的资金,魅族在线下及子品牌魅蓝的营销上下足了功夫,魅族的销量在2015年直接冲到了2000万台。

也是从这一年开始,魅族开始疯狂招人。这折射出魅族和黄章特别希望给阿里交上一份漂亮的成绩单。

不过,2016年魅族销量虽然缓慢增长,只比2015年多了200万台,为2200万台,明显落后于Ov的增速。2017年,黄章再次出山,亲自挂帅手机业务。

在员工眼里,黄章的个性在这两年发生了一些转变。

张梦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过去黄章常常宣称,手机要什么功能全凭其个人喜欢,现在他会讲到企业责任,做手机要考虑市场需求和消费者的想法,因为魅族现在要养活这么多人,要对得起员工。

魅族总部位于珠海市科技创新海岸魅族科技楼,黄章的办公室是5楼的一个独立空间,和前几年只会在家里和公司高管喝茶聊天不同,如今黄章常常出现在公司,员工经常可以在电梯间碰见他。

在魅族社区论坛里,黄章依然非常活跃,“魅友”也常常与他互动。每次发布会前,手机还没公布细节,他就已经开始在论坛上晒细节,提前剧透。

“黄老板不喜欢玩微博,他爱玩论坛。”张梦对《中国企业家》形容,这很像魅族的营销,不走流量,圈地自萌。

“死忠粉抵100个路人。”粉丝文化曾是魅族的基石,但是,极客当道的时代已经过去。

国内手机市场的竞争日趋白热化,头部厂商蚕食着中小品牌的市场份额,“圈地自萌”不再小确幸。拥有大批“米粉”的小米,也开始拥抱流量明星,竭力吸引更广泛的用户群体。魅族亦在求变。

2017年6月,黄章邀请杨柘来魅族任CSO,主管市场营销。杨柘曾在华为担任终端CMO,主导过P6、P7、P8和Mate7的推出,均获得了成功,可是后来他去TCL任首席运营官兼中国区总裁,却因业绩不佳遭到免职。

杨柘试图将魅族的定位引向商务机,针对中年用户,但魅族的核心用户是年轻人,“魅友”直呼手机变丑了,并不为新品买单。在技术革新上,魅族也再次追错了潮流,Pro 7的画屏设计,在追求“全面屏”的市场接受度不高,发布两个月就遭遇降价。

阿里的态度也暧昧起来。阿里在YunOS投入巨大资金,但是依然缺少足够的终端。魅族日渐下滑的出货量,也会让阿里重新考量这份投资。

2018年底,阿里续投魅族的消息频繁传出,2019年4月27日,魅族论坛爆料,阿里魅族正在为第二次入资进行谈判。但是,双方没有任何官方回应。

《中国企业家》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,在魅族最新的股东名单上,阿里控股的杭州魅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依然在列,是魅族第二大股东,拥有魅族27.2319%股权,黄章依然是大股东,拥有49.0819%股权。

“互联网公司对厂商投资,除了钱,还能给予很多资源,但是现在越来越难了。”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小众厂商如果无法拿出很好的企划案,很难说服投资方,阿里如果为了YunOS继续追投魅族,其实有一定风险。

“放在5年前,有个性魅力的创始人和公司还能得到投资人的青睐。”付亮表示,这些年,魅族、锤子等品牌已经证明这个路行不通,现在的投资人更加理性,会更多考虑回报。

珠海国资委的入局,可能是魅族最后的机会。

供应链拒绝“小而美”

魅族会不会变国企还未可知,但供应链对于这样的销量“小众”手机,态度有些“势利”。

在供应商高管李青眼里,价格高、体量大、给出的销量预期稳定的公司,就是理想的大客户。

“举例来说,一家手机厂商,给供应商的预期是稳定上升,第一季度300万台,第二季度600万台,第三季度1000万台,或者稳定大额下单,供应商会将它的合作放在首位。”李青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如果厂商中途食言,第二季度销量下滑只定300万,或者第三季度直接取消,那么对供应商当年生意影响非常大,来回几次甚至会搞垮一家供应商。

乐视当初做手机时,一开始销量增长很快,给予供应商的订单和承诺都非常可观。后来,乐视资金出现问题,订单全部停摆,供应商纷纷上门讨债。因为涉及金额较大,不少供应商甚至撑不到乐视赔款就倒闭了。

“只要厂商出现过一次这样的情况,基本就已经上了供应商黑名单。”李青提到一家让他“痛过”的企业——锤子手机,称其对供应链“傲慢无知到极点”,他认为锤子的失败原因之一,就在于罗永浩对硬件行业、对供应链缺乏敬畏心,没有抱着学习态度去摸索,相反,雷军与黄章在这一点做得很好。

得罪供应链,导致供货困难的例子并不少见。小米最初做手机,曾因为对待三星这样的供应商带有甲方的傲慢,导致新品无法及时推出。此后,雷军亲自去三星韩国总部修复关系。

如今,凭借稳定的出货量在供应链能获得话语权,也成为手机厂商的竞争点,带来了行业洗牌。魅族这样的厂商因为出货量下滑,居于竞争链弱势端。

同时,在产品定价上,小厂商也非常被动。

新一轮的手机技术竞争,已经是一种“军备竞赛”,投入越多,就能够做高端产品,并且提升品牌溢价,让消费者情愿为这种“高端”买单。

“这个行业一直在激烈变化,但实际规则没变,就是谁有这种定价权,谁就有赚钱的空间。”李青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手机大厂里,小米在技术竞争上稍显弱势,但它已经在研发投入上大幅加码。

据悉,在摄像头功能上,小米投入了500人的团队。对于魅族来说,达到小米的规模已经很难,更别说华为的研发投入规模。

无法在供应链拥有话语权,就难以在产品推新上占据先机。“饥饿营销”已经成为过去式,消费者如果买不到想要的产品,他们还有更多的选择。“如果还有品牌被怀疑饥饿营销,哪怕它们真的不是故意的,而可能只是供应链上出了问题,导致无米下锅。”李青分析。

珠海国资委出手“资助”魅族,但供应链对此并不看好,因为手机市场是“海鲜市场”,即库存风险非常大的市场,要在产品的生命周期内尽快把它卖出去,砸在手上,就是亏损。即使如日中天的华为,在库存方面也是如履薄冰。如果魅族未来变成国企,势必会影响产品的决策速度和灵活性,这在“海鲜市场”里是致命的弱点。

“珠海国资委给了他钱,让它暂时活下去,但在以后的手机竞争当中,它依然很难。”李青直言。

不过,虽然都是国资背景注资,但和锤子手机相比,分析师认为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案例。

付亮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魅族起家于珠海,地方政府对它足够熟悉。想要改变魅族,关键在于调整团队,对其进行有效的监管。黄章个性鲜明,双方需要一定努力才能取得信任。付亮猜测,黄章可能会用一定股份进行对赌。

而留给魅族的时间,或许并没有太多了。

(应受访者要求,张梦、周芸、李青为化名。)

  • 分享到: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

专栏

何振红

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社社长

马钺

《中国企业家》执行总编辑

马吉英

《中国企业家》高级记者,关注汽车、...

萧三匝

《中国企业家》高级编辑,关注思想、...

周夫荣

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

大发时时彩破解—大发彩票大发下载  大发时时彩破解—大发彩票大发下载

思拓合众